善行 责任 诚信 公正 尊重

知行合一   服务社会


宁 波 市 心 理 援 助 协 会

心理咨询六误区
来源: | 作者:pro811199 | 发布时间: 2015-08-02 | 289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作者:周振基 (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中科院心理所硕士 北京市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顾问) 


        20时30分,北京人民广播电台《说烦解忧》直播间接入一个电话,是一个女子愤怒的声音:“我工作5年了,现在一家广告公司快1年了。我工作很努力,但主管却对我有成见,觉得我是新手:好事想不起我,琐碎的事却统统推给我……这几天我脑子里总出现两个字—报复!其实我没有任何具体想法,但就是控制不住。我是不是得了强迫症?”主持人马维建议她不妨去做心理治疗,女子却说:“我还是和你聊聊就行了……” 

        如今,心理专家频频现身于大众媒体,他们对冲突事件的解读总能引起共鸣和关注,让人感到心理咨询并不遥远。然而这不意味着人们已经接受与咨询师面对面的真正咨询关系。对很多面临困境的人而言,走进咨询室依旧需要极大的勇气。很多人甚至在预约之后,仍放弃了咨询。是不是我们对心理咨询存有的怀疑和误解,阻挡了我们的求助愿望? 


        1 、我只有到了痛苦无法忍受时,才会去求助咨询师 


        出现在咨询室里的赵梅脸色灰暗,眼圈发乌。“我已经失眠2个多月了,即使睡着了,也常做噩梦,都是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情景。”3个月前赵梅发现丈夫有了外遇。事后丈夫承认了错误,但她依旧深受打击。性格内向的赵梅始终没有和丈夫大吵大闹,体重却减少了11斤。“不仅如此,工作中我变得经常出错。我从一开始就想来做心理咨询,但始终没有勇气。这种事对我来说真是难以启齿……最近我实在扛不下去了,我感到自己像被冲上岸拼命挣扎的鱼,快要窒息了。” 

        人的身心都有自我调节和修复的功能,但效果因人而异。精神受创时,各种信号包括躯体反应,会提醒你关注。而借助心理咨询,自我康复会更有效果,就如同走路突然崴了脚,停下来及时处理总比继续赶路损失小得多。遇到高压力指数的突发性事件,如亲人亡故、婚变等,自我修复的挑战会成倍增加。如果强烈的负面情绪持续超过一周,影响正常生活,就要考虑求助咨询师的帮助了。 

        另外,即便没有发生重大焦虑事件,在人生很多关键期,利用心理咨询也是聪明之举。“人的一生有3个关口必须想到心理咨询师,”心理专家杨凤池说:“那就是择业、婚恋和育儿”。与咨询师的讨论可以跳出原有的认识范畴,生活的选择性也会更多。在发达国家咨询师的作用就是这样:既“治疗”也“从保健”。 


          2 、我相信:越权威、收费越贵的专家水平越高 

      “你们这儿最好的专家是谁?”陈为一上来就这样发问。他是某信息公司副总,收入不菲。“我母亲最近心情不好。父亲两年前去世了,我和爱人一直希望她过来和我们同住,她不愿意。但我发现她的性格越来越孤僻、烦躁,让我非常担心。”陈为想动员母亲来咨询,又怕专家水平一般。“我知道国内有的专家每小时收费已经到了1200元,一定有它的道理的。我不怕花钱,我就约你们中心最好的专家。” 

        不论哪个专业领域,外人眼中的衡量标尺都无外乎职称、出场费、单位级别等等。然而权威、费用有时只是自我宽慰的药剂,何况目前国内心理咨询的等级评定和收费尚不规范。其实“适合的才是最好的”,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心理咨询,就像名牌服装和饕餮大餐并不适合所有人一样。如果一位专家看起来无所不能、包治百病,则恰恰说明他是“杂家”而非专家,否则就是为名利所驱四处出击。所以在咨询之前不妨请业内人士帮忙判断一下,推荐某个领域经验丰富、学养扎实的咨询师。 


        3 、我对第一次咨询不满意,不再信任心理咨询 

        近一年来,黄晓燕感觉5岁的儿子越来越顽皮,家里被他折腾得乱七八糟,幼儿园老师也时常告状。下了很大决心后,她来到某儿童医院心理咨询室。咨询师30多岁,态度不冷不热,因为时近正午还有点急躁,这让希望得到更多抚慰的黄晓燕不满。但她还是听从咨询师的建议,给孩子做了儿童多动症测验。这次咨询共花了近300元,但她感觉没有效果。黄晓燕大失所望:“我也想得到咨询师的帮助,但我没办法再信任他们。” 
        生活中常有令人不满的情况发生:医生的处方失灵,机场服务员的态度不好……但我们并不因噎废食,不去看病,或不坐飞机。为何我们对咨询师就更加苛刻呢?除了真实的咨询效果外,来访者强烈的诉求也影响很大。对于好不容易才与咨询师坐在一起的来访者来说,强烈的期待会使他们变得异常敏感。然而即便素质很好的咨询师也不可能始终保持最佳的工作状态。建立信任不是听任咨询效果的下降,而是更好地帮助自己。如果你对一个咨询师不满而问题又没有解决,换个人咨询也没什么不好。 


        4 、我不能找朋友的咨询师,这会泄露我的隐私 


        “我父亲今年64岁。因为母亲早亡,从小我就和父亲感情很深。在我眼里,他既是慈父,也是慈母。我结婚后父亲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,老公对他很好,孩子更是离不开他。但是最近我们的关系很紧张。自从他喜欢上跳舞并且和一个舞伴交往密切后,他在家里的时间明显少了,还对我说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。这让我很痛苦。我知道同事Lisa做过心理咨询。果然,她向我推荐了她的咨询师。可我又犹豫了:反对老人再婚毕竟有悖常理,我怕选择同一个咨询师,会泄露我的秘密。

        与亲朋好友共用一位咨询师有显而易见的好处:免除四处寻找的麻烦,能迅速建立信任, 保证基本的质量。如果是做家庭治疗或是婚姻治疗,咨询师还可以掌握更多情况,做出准确判断。然而无意中泄露另一方信息,并非没有可能。所以这对团体咨询师来说,需要有更高的标准。有时,咨询师会考虑避免信任问题,拒绝给过于熟识的人同时咨询。应该相信,授受过严格训练的咨询师一定会遵守职业化保密原则。如果朋友推荐的咨询师的确是处理你这类问题的老手,大可不必顾虑太多。当然,如果你更在意信息的隐蔽,为避免耗费不必要的精力消除顾虑,也可以另外寻找。 


        5、 我需要同性咨询师,他/她会更理解我 


      “最近我对老公越来越没有性趣,”关虹在电话里说,“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,所以想主动寻找咨询师帮助。但我希望你们为我约一位女咨询师。作为女人,她会更理解我。” 

        一般来说,女性在涉及生育和性心理方面的问题时,更愿意与女性咨询师讨论,以免除尴尬窘迫。作为消费者,选择什么样的咨询师完全是你自己的权利。如果同性别咨询师的确能帮你消除紧张,那就听从自己的感觉。需要提醒的是,一个合格的咨询师,无论男女,都具备站在来访者角度(包括性别)理解对方的能力。 


          6、 咨询师有义务给我提供有效方法 

        张敏在回忆自己的咨询经历时说:“我总是不能与同事处理好关系。为此,我找了不下5个咨询师。每次咨询结束时,如果咨询师并未提出具体建议,而是留下作业,下次咨询再谈,我就会立刻失去耐心。我知道这有些急功近利,但我想这是他们的义务,否则我花钱找他们干什么?” 

        一个人认知或行为的改变,咨询师确实能起到引导作用。但更重要的是,来访者要与咨询师产生互动,以此发掘调动自我能量。如果能在与咨询师的讨论中,积极思考,发现问题,寻找方法,调整心理机制和行为模式,这才算达到了心理咨询的核心目标——助人自助。如果简单地把心理咨询等同于治疗躯体疾病“看病—诊断—处方—治疗—病愈”,可能会加剧对咨询师的依赖。缺少了“自助”的成分,心理咨询必定难以奏效。